【上海天立压滤机有限公司】提示:现在是

最新新闻

最热新闻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板框压滤机 > 迎接上海解放

迎接上海解放

作者:admin  发布时间:2019-04-18  查看:次  【

  国民党兵工署原来储有5000吨铜元,是中央信托局交给该署作为制造军火用的。1949年3月,兵工署命令招商局业务处处长施迺徵调拨船只将其全部运往台湾。我知道这件事的时候,他们已经开始装船。
  我赶紧跑到十六铺码头,N3型轮已经装上了铜元1000吨,我立即下令停止装船。该轮载重量为2000吨,其短装的1000吨,改装其他一般商货去了台湾。我对仓库管理员说:“留下的4000吨铜元如何处理,我会告诉施处长的,你听候命令好了。”
  关于运输铜元一事,自5月6日至12日的7天内,淞沪警备总司令部曾经向我催询过3次。第一次是汤恩伯叫我到总司令部去,由他亲自催问:“铜元到底什么时候可以运往台湾?”我答:“正在调度船只,很快就可运出。”第二次是警备司令陈大庆亲自向我催促,我说:“三四天内即可装船启航。”5月10日夜,汤恩伯在总司令部内当面对我厉声叱责:“4000吨铜元限你在5月12日以前全部装船运出。船只启航后,你要打电话向我报告,我还要派人前往查看,不得有误。”我唯唯称是,表示一定办到。
  在回家途中,我边走边想,看来铜元不能不运了,但装上大轮,势必要运去台湾。如装上出海铁驳,就可以停泊在吴淞口外的高桥洋面,等待解放。主意既定,我就于第二天一早把自己的设想告诉了史济威,他认为可行,于是照此办理妥当。
  到了下午4时,我估计拖轮、铁驳已经驶出吴淞口外,便打电话给陈大庆说:“请你向汤总司令报告,4000吨铜元已全部装运出去了。”上海一解放,史济威就把这4000吨铜元从吴淞口外的抛泊处拖运回来。遵照解放军总代表于眉的意见,在黄浦江码头把铜元全数交中国人民银行入库。
  徐学禹升任招商局董事长后,经常来往于上海、台湾与香港之间。1949年4月,他由香港飞来上海,指出招商局的重点要从上海搬至台湾,原台湾招商分局改为招商局总局,并叫我赴台湾去任职。我表示要暂时留在上海,台湾招商局总经理一职建议由韦焕章代理,徐勉强同意了我的要求。
  5月20日,徐学禹从台湾招商局电台给汤恩伯拍来一份电报,要他把我从上海弄去台湾。这份电报是由上海招商局电台收转的,主任秘书陈仲瑜把电报拿给我看,我看了以后,立即把电报塞进口袋,对他说:“不必转去了,也不要告诉别人。”
  5月24日,又发生了上海市警察局局长毛森企图逮捕我的事情。当天上午,有个中年人在我的办公室窗口探头探脑地向里张望,我有点认识他,是招商局警务室的人,便大声说:“你们不是已经到台湾去了么?”他回答说:“我马上就要走了。”对他鬼鬼祟祟的行动,我产生了怀疑,就离开招商局,到南京路上去闲逛,在马赛饭店吃了中饭。
  中午12时左右,警察局的“飞行堡垒”开到了招商局,因为我不在,没有被抓到。5月24日夜间9时多,马路上枪声密集,解放军已开始进入市区,我心中极为兴奋,在沙发上坐了一夜。26日上午,我到招商局去上班,黄慕宗陪同船务处职员、中共地下党员朱谷人来找我说:“朱谷人代表共产党来查封局里的银箱和档案橱,听候军事代表前来接管。”我同朱谷人到各处室加贴封条。27日,上海全部解放。人民解放军派于眉和邓寅冬同志为正副军事总代表,于6月5日前来接管招商局,我一一作了移交,其中包括美金二十万元。党信任我,叫我留在招商局任总经理。
标签:
分享到:
友情链接

Copyright 2000-2016 上海天立压滤机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